当前位置: 首页>信托 > 正文

新兴市场货币怎样“横竖要跌”?

发布时间:2019-04-04 14:11:08 来源:

去年8月,土耳其里拉一天内暴跌18%,南非兰特、阿根廷比索、巴西雷亚尔、伊朗里亚尔,甚至埃及、尼日利亚、哥伦比亚等一系列大小新兴国家货币在2018年“前仆后继”地暴跌,令人怵目惊心。当时许多分析家认为,新兴市场货币暴跌的症结,是美联储进入加息通道,促使资金加速流入美国、流向美元,导致新兴市场货币失血。正因如此,当今年初美联储持续放出“暂停继续加息”明确信号后,许多预测分析机构曾对新兴市场货币看高一线,如3月4日,摩根士丹利驻纽约量化策略师杰米(Andres Jaim)曾表示“确实承认新兴市场(货币)风险溢价业已减少”,认为土耳其里拉、巴西雷亚尔、俄罗斯卢布和南非兰特等新兴市场货币“第二轮反弹指日可待”,而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(Pimco)则在稍后也表示,部分新兴市场货币,如巴西雷亚尔、墨西哥比索、马来西亚林吉特和哥伦比亚比索等“因美元走势看跌而凸显投资价值”。

但3月底新兴市场货币的走势却和上述乐观预测截然相反,甚至出现了“3.27”大崩盘的惨烈一幕。

3月27日,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当天暴跌逾2%,自3月1日至27日累计跌幅高达3.3%;同日阿根廷比索兑美元汇率暴跌1.9%,年内累计跌幅高达15%以上,已创出历史新低;南非兰特连续3天累计跌幅逾2%;巴西雷亚尔、墨西哥比索等新兴市场货币27日单日兑美元汇率跌幅都在1%以上;俄罗斯卢布27日兑美元汇率也跌了0.60%。

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一度被“高看一眼”的新兴市场货币,如今何以不顾美联储货币政策是宽松或收紧,都“横竖要跌”?

此次领跌的新兴市场货币当属土耳其里拉和阿根廷比索,这两个国家不约而同遭遇到经济和非经济“复合不确定因素”打击。

先说土耳其。

经济方面,2018年土耳其经济实际增速从前一年的7.44%暴跌至2.57%,经合组织|(OECD)更对该国2019和2020年经济实际增速分别给出-0.4%和2.7%的悲观预期。而在如此糟糕的经济背景下,土耳其央行却因外汇储备缩水(3月第二周央行外汇储备环比缩水率高达3%)和负债率居高不下,缺乏有力的干预能力,这导致国债收益率飙升,一度表现亮眼的股市也掉头急速向下;政治方面,自年初以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为巩固政治地位屡屡放出“争议手”,和美国、和其它主要经济体、和周边国家间关系都出现不确定性,3月31日起土耳其举行地方选举投票,人们普遍担心,受到内政、外交和经济等多重困扰的埃尔多安为确保执政地位稳固,很可能再“有所动作”,“落袋为安”的避险情绪自然水涨船高。

阿根廷近年来经济原本就走势疲弱,2018年又遭遇50年一遇特大洪水和数十年一遇的特大旱灾,导致大豆等重要出口农作物收成大幅下降,全年GDP负增长达2.6%,为2009年以来最差表现,全国15个产业类别中增长率不为负数的仅有3个,员工实际工资下降约10%。2019年是阿根廷大选年,10月25日将举行总统选举投票,总统马克里(Mauricio Macri)的经济、政治政策饱受质疑,选情和未来政治走向不明朗,这些都增加了市场对阿根廷货币前景的担忧。不仅如此,阿根廷基准利率一直高企,政府外储不足,缺乏干预货币的杠杆手段和能力,也让市场对阿根廷比索不敢抱持信心,一遇风吹草动就会暴跌。

正如Pimco报告所指出的,土耳其和阿根廷所遭遇的问题,在其它新兴国家也不同程度存在(如墨西哥、巴西有经济增速下滑和基准利率过高问题,印度、印尼、乌克兰年内都面临选举,而绝大多数经济严重依赖出口、尤其资源类出口的新兴国家在全球需求下滑、增速下行的大背景下,都不同程度存在国际收支经常项目长期逆差、外汇储备不足等问题,从而在国际金融资本大鳄的“组合拳”打击下缺乏招架之功和还手之力,一遇风吹草动就“东倒西歪”,出现目前这种“横竖要跌”的尴尬局面。

雪上加霜的是,评级机构和金融机构也在向天平“加砝码”:月初还建议“增持土耳其里拉”的摩根大通3月22日出台一份报告,以“土耳其外汇储备下降”和“地方选举不确定因素增加”为由,建议客户减持土耳其里拉,引发土耳其金融市场全面恐慌,而埃尔多安随后的一系列愤怒反应(限制商业银行向做空外国基金提供流动性,让监管部门调查“大摩”,甚至亲自上社交网络平台谴责)反倒令这种恐慌情绪蔓延;3月28日,国际清算银行(BIS)总经理卡斯滕斯(Agustin Carstens)宣布,他们认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“财政资源不足”,一旦新兴国家再度爆发“重大危机”将恐无力施加援手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新兴市场货币的崩盘带有明显的“传染性”:去年8月和今年“3.27”的两次大崩盘,都是土耳其、阿根廷“二马当先”,随后各新兴国家货币接连被拖累“跳水”。

尽管如此,过度的担心恐怕也是不必要的:必须看到在美联储政策转向、全球经济下行趋势有所收敛的大背景下,新兴市场国家经济走势已开始有所分化,既有继续下滑的,也有开始企稳甚至反弹的,目前的“横竖要跌”某种程度上是金融“大鳄”趁火打劫“放大恐慌”的产物。随着市场恐慌情绪的淡化和不确定因素的明朗化,新兴市场、尤其那些外储较多、干预回旋余地较大的新兴市场货币走势,仍可谨

相关热词搜索: 金融 财经